<address id="jjvdx"><nobr id="jjvdx"><progress id="jjvdx"></progress></nobr></address><address id="jjvdx"><form id="jjvdx"><listing id="jjvdx"></listing></form></address><form id="jjvdx"></form>

    <noframes id="jjvdx"><address id="jjvdx"><nobr id="jjvdx"></nobr></address>

    <address id="jjvdx"></address>
      推荐期刊
      在线客服

      咨询客服 咨询客服

      客服电话:400-7890626

      咨询邮箱:hz2326495849@163.com

      政法论文

      科恩对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的质疑与重构

      时间:2019年05月24日 所属分类:政法论文 点击次数:

      [摘要]剥削理论是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的一个重要学说?贫饔肼砜怂家谎,都坚信工人受到了资本家的剥削,而且科恩认为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是不公正的。但是,科恩对基于劳动价值论的剥削理论和基于自我所有权的剥削理论都提出了质疑,并运用分析方法重新构建

        [摘要]剥削理论是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的一个重要学说?贫饔肼砜怂家谎,都坚信工人受到了资本家的剥削,而且科恩认为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是不公正的。但是,科恩对基于劳动价值论的剥削理论和基于自我所有权的剥削理论都提出了质疑,并运用分析方法重新构建剥削理论,分别对剥削理论进行了“清晰论证”和“规范论证”。虽然科恩对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的质疑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读,但是科恩用分析哲学的方法对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的细致分析值得国内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借鉴。

        [关键词]科恩;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

      马克思主义研究

        剥削理论是马克思批判资本主义的一个重要学说。马克思认为,在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下,工人受到了资本家的剥削,而这种剥削是不公正的。不过有一些马克思主义者认为“马克思的剥削概念是一个纯科学的概念,没有任何道德意义”[1](p21),即否认资本主义剥削是不公正的。在关于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剥削公正与否的争论中,科恩的立场是坚持马克思所指出的资本主义剥削是不公正的这一观点。但是,科恩对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的基础提出了质疑。

        一、科恩对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的质疑

        科恩对基于劳动价值论的剥削理论和基于自我所有权的剥削理论都提出了质疑:在《劳动价值论与剥削概念》一文中,科恩对剥削理论的基础之劳动价值论提出了质疑,并质疑剥削与劳动价值论的关系;在《自我所有、自由和平等》一书中,科恩又对剥削理论的基础之自我所有权提出了质疑,并质疑建立在自我所有权基础上的剥削理论是否存在问题。

        (一)科恩对基于劳动价值论的剥削理论的质疑

        科恩将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区分为严格学说和通俗学说,严格学说是指价值是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这一命题;通俗学说是指劳动且只有劳动创造了价值这一命题,即那些把价值说成是物化的或凝结的劳动的句子?贫髅魅分赋,无论是严格学说,还是通俗学说,都不能作为批判剥削的基础,而且这两个学说本身都存在着问题。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家获得的利润来自对工人劳动的剥削,因为工人的劳动创造了商品的价值并且得到的是小于他所创造的价值,这剩余的部分就被资本家剥削了。

        具体表述如下:(1)劳动且只有劳动创造了价值。(2)工人获得的是其劳动力的价值。(3)劳动产品的价值大于劳动力的价值。∴(4)工人获得的价值小于他创造的价值。(5)资本家获得了剩下的价值。∴(6)工人受到了资本家的剥削[1](p20)?贫鹘飧雎壑こ莆车穆砜怂贾饕迓壑,其中,前提(1)来自劳动价值论,前提(2)、(3)、(5)来自剩余价值理论。这一论证是建立在劳动价值论基础上的,并且支持了(7):(7)推翻资本主义的一个理由是它是一种剥削制度[并且剥削是不正义的][1](p22)?贫魅衔,这一传统马克思主义论证很可能就是那些相信(7)的人所创造的。

        但是,这一论证存在着两个方面的不足:第一,这一论证没有陈述一个必要的规范性前提,即没有指出在一定的条件下,无偿地从某个人那里获取某种东西就是(不正义的)剥削;第二,这一论证没有描述出资本与劳动关系的相关特征,例如,工人由于没有任何财产而被迫为资本家工作这个存在争议的事实在这里没有得到它应该得到的精确论证?贫骷绦赋,这一论证还可以不使用剩余价值理论,而采用一个更简单的马克思式论证来表述:(1)劳动且只有劳动创造了价值。(8)资本家得到了产品的一部分价值。∴(4)工人获得的价值小于他创造的价值。(9)资本家得到了工人所创造的价值的一部分。∴(6)工人受到了资本家的剥削[1](p26)。

        可见,在这个论证中,剩余价值理论不再是必需的了,而关键之处在于表述出工人创造的价值和工人得到的价值之间存在着差别。但是,这一论证中存在的工人创造的价值和工人得到的价值之间的差别虽然没有用剩余价值来表述,实际上仍然有剩余价值概念的影子。传统马克思主义论证和更简单的马克思式论证都以前提(1)为出发点。但是,科恩认为严格的劳动价值论(一件商品的价值是由生产它所需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并不蕴含(1),(1)可以被称为劳动价值论的通俗学说的一种表述。由于种种原因,两个学说通常被混淆。但是,科恩明确指出:“无论劳动价值论正确与否,劳动都不创造价值。”[1](p26)这里的劳动价值论指的是劳动价值论的严格学说,科恩首先要否定的是劳动价值论的通俗学说,即劳动创造价值这一类的说法。

        科恩意识到,如果否认劳动创造价值,一定会有人提出疑问:那就是劳动没有创造价值,那么什么创造价值呢?科恩对此的回应是,这些人陷入了假设价值必须被创造出来的一种偏见之中。但在这里,科恩并没有继续回答价值的起源以及价值是否是被创造出来的这一问题,而是指出“价值和价值量必然是可以由某种东西来解释的,但并不是所有的解释者都是创造者”[1](p27)。

        根据劳动价值论的严格学说,商品的价值和价值量是由生产它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解释的,但并不是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创造的,解释不等于创造?贫髟诜穸死投壑德鄣耐ㄋ籽抵,又把矛头对准了劳动价值论的严格学说。他认为,不仅劳动价值论的通俗学说是错误的,而且劳动价值论的严格学说也是不能成立的。

        科恩从劳动价值论的三个命题入手来驳斥劳动价值论的严格学说。(10)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价值。(11)价值决定均衡价格。(12)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均衡价格[1](p171)。其中,(10)是一种实质性理论,(11)是定义性的陈述,(10)和(11)蕴含着(12)。(12)的反例很多,例如,均衡价格可能会受到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无关的生产资料所有制模式或在生产阶段和资本的有机构成中的超常事例的影响。因此,均衡价格并不完全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命题(12)是错误的。如果命题(12)是错误的,那么命题(10)和(11)至少有一个必定是错误的。如果(11)依据定义是正确的,那么(10)是错误的。因此,劳动价值论的严格学说即价值是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这一命题也是不能成立的。由此,科恩否定了劳动价值论,并认为劳动价值论不适合作为批判剥削的基础,劳动价值论与剥削概念并无直接联系。

        (二)科恩对基于自我所有权的剥削理论的质疑科恩在后来的《自我所有、自由和平等》一书中意识到了自由意志主义者代表人物诺齐克的自我所有概念似乎才是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的真正基础。因为即使劳动价值论是正确的,我们也要确认工人的劳动所创造的价值属于工人本人,这种所有权不可侵犯,所以才能进一步认为资本家无偿占有了工人的劳动(价值),侵犯了工人的自我所有权。所以,科恩又把对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的关注点转移到了自我所有权问题上,质疑建立在自我所有权基础上的剥削理论是否存在问题。

        科恩认为,马克思主义无论是在对资本主义不公正的批判中,还是在对未来理想社会的设想中,都没有明确拒斥自我所有权。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剥削的批判实际上是建立在某种自我所有的观念之上,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接受了这一观念。但是,马克思主义肯定自我所有论,就等于否定资本主义剥削的不公正。马克思主义在面对以诺齐克为代表的自由意志主义提出的挑战时之所以会表现得如此脆弱,就在于马克思主义对自我所有的肯定,当面对“出身干净的资本主义关系”[2](p181)时,就暴露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工人受到剥削论断中所存在的谬误。

        出身干净的资本主义关系是指:在自我所有的条件下,从相等的外部资源起步,由于才能等的不同而使一方成为拥有资本的资本家,另一方成为没有资本的工人。而这样形成的资本主义关系是干净的,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来看无可指责,但“这种关系会使马克思主义者深感烦恼”[2](p182)。因为这同他们的另一论断相矛盾,即马克思主义者坚持认为工人受到剥削是由于生产资料的不平等分配,工人没有生产资料才会把劳动力卖给资本家,为其劳动。

        但是生产资料的不平等恰是从马克思主义所坚持的自我所有论中得来的,即使在初始外部资源平等分配的情况下,依然会出现生产资料不平等的情况。因此,如果马克思主义继续坚持自我所有论,那么就要放弃资本主义关系具有内在的不正义性的论断。这对于马克思主义者来说是荒谬的,因为他们强烈反对生产资料占有的不平等,“马克思主义者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2](p182)。

        因此,科恩假设:E=在任何资本主义关系中,工人都受到了不公正的剥削,S=自我所有权命题。马克思对E的解释表明他信奉S,但是出身干净的资本主义关系的例子表明,S反驳了E。因此,如果E真,那么S真;如果S真,那么E就为假。“这就是对没有财产的工人受到本来意义的剥削这一马克思主义主张的归谬。”[1](p32)相反,自由主义者不会受到自我所有权问题的困扰,因为他们没有必要非把劳资关系说成是剥削性的,所以如果他们想谴责出身干净的资本主义关系时,不必非要借助自我所有权,像马克思主义者那样谴责资本家偷窃了工人的劳动时间,侵犯了工人对劳动能力的自我所有权。而自由主义者完全可以批判在相同的外部资源下,由于能力的差异而产生分配的不平等这种情况是不公正的,因为能力的差异本身就是不公正的,这恰是与自我所有相矛盾的。

        科恩指出,“马克思主义者总是热衷于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本身来剖析资本主义”[2](p183),他们从资本主义侵犯了自我所有权入手来批判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与资本主义对封建农奴关系的批判是一致的。但科恩认为马克思主义者的这种批判方式并非有效。不过,科恩也指出,虽然自由主义者可以很“轻松”地否定诺齐克,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诺齐克带来的真正挑战,也没有真正地驳倒诺齐克。但“马克思主义者通过认真地批驳诺齐克,不仅有望驳倒他,而且还能因此更深刻地论述自己的正义观”[2](p184)。

        二、科恩对剥削理论的重构

        科恩坚信,资本主义制度存在剥削并且这种剥削是不公正的?贫髦室傻氖锹砜怂贾饕宥宰时局饕灏髋械睦砺刍。因为理论基础存在问题,致使马克思主义的剥削理论大打折扣。因此,科恩运用分析方法重新构建剥削理论,分别在《劳动价值论与剥削概念》和《自我所有、自由和平等》中对剥削理论进行了“清晰论证”和“规范论证”。

        (一)对剥削理论的清晰论证

        科恩认为,马克思批判剥削的真正基础既不是严格的劳动价值论(即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价值),也不是对它的通俗解释(劳动创造了价值),而是一个相当明显的事实(即劳动创造了拥有价值的东西)。工人生产了拥有价值的产品这一事实才是马克思主义剥削批判的核心。因此,对工人受到了资本家的剥削的真正马克思式论证不是“更简单的马克思式论证”,而是一种不同的清晰论证(thePlainArgument):(1)只有工人生产了拥有价值的产品。(2)资本家获得了产品的一部分价值。∴(3)工人获得的价值少于他所生产产品的价值,并且(4)资本家获得了工人所生产产品的一部分价值。∴(5)工人受到了资本家的剥削[1](p31)。清晰论证的建构方式与更简单的马克思式论证相似,不过重要的前提发生了变化,由“只有工人生产了拥有价值的产品”取代了“劳动且只有劳动创造了价值”。

        工人创造了价值和工人生产了拥有价值的东西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点,但极易混淆?贫魅衔,“无论工人是否创造了价值,他们都生产了拥有价值的产品”[1](p29)。但是,是否可以说只有工人生产了拥有价值的东西,资本所有者能否被认为生产了拥有价值的东西呢?科恩对此的回答是,要区分生产性的活动(productiveactivities)和进行生产的活动(productingactivities)之间的差别。资本所有者由于提供生产的工具和原料,我们可以说他的行为有助于产品的生产,他参与了这种生产性的活动,但是,他并没有直接进行生产的活动,即没有作为劳动者生产产品。

        所以,本然意义上的资本所有者并不能被认为生产了拥有价值的东西,只有作为劳动者的工人生产了拥有价值的产品?贫魅衔,如果说封建农奴所受到的剥削是马克思主义的某种剥削范式,那么无产阶级所受到的剥削也是符合这一剥削范式的。不同的是,封建农奴受到的剥削是显而易见的,无产阶级所受到的剥削则较为隐蔽。因为农奴生产的部分产品要直接上交给封建领主,被封建领主直接剥削;而工人生产的产品则是在市场上进行出售,并不是在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直接进行分配。

        马克思主义者借助劳动价值论来论证剥削并不奏效,因为“无论价值量的决定因素是什么,工人都没有得到他的产品的全部价值”[1](p32),并且劳动并没有创造价值。因此,科恩认为,马克思主义者所说的:(6)农奴生产了全部的产品,但封建地主占有了部分产品;并且(7)无产阶级创造了产品的全部价值,但资本家占有了产品的部分价值[1]32。应该修改为:(6)农奴生产了全部的产品,但封建地主占有了部分产品;并且(8)无产阶级生产了全部的产品,但资本家占有了产品的部分价值[1](p33)。

        所以说,无产阶级所受到的剥削更类似于封建农奴所受到的剥削,他们的劳动都没有创造价值?贫魅衔,(1)工人生产了拥有价值的产品可以证明马克思对资本家剥削工人的批判是正当的。但是,由此不能得出结论:(1)是一个可靠的正当性证明,也不能得出清晰论证是一个充分的论证[1](p33)?贫髟凇独投壑德塾氚鞲拍睢芬晃牡慕嵛泊χ赋,他“希望能在其他的著作中对清晰论证做出评价”[1](p33)?杉,科恩对剥削理论的清晰论证并不是十分满意,这也预示了他对剥削理论的重构将转向其他的论证方式。

        (二)对剥削理论的规范论证科恩在题为《马克思论剥削:剥削为什么是不公正的?》(此文收录在《自我所有、自由和平等》一书中)的论文中对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的论证经历了从事实性向规范性的转变。因为科恩确信,虽然马克思主义传统普遍忽视规范正当性的问题,但马克思主义确实认为资本主义剥削是不公正的。

        三、回应与评价

        科恩在对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的质疑中,分别对劳动价值论和自我所有权在剥削理论中的作用提出了质疑。但是劳动价值论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它是否如科恩所批判的那样不堪一击?自我所有权是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中隐藏的一颗毒瘤,马克思是如何处理自我所有权与剥削理论的关系的?接下来本文将试图分析这两个问题,以回应并评价科恩对马克思主义剥削理论的质疑与重构。

        参考文献:

        [1]吕增奎.马克思与诺齐克之间:G.A.柯亨文选[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

        [2][英]G.A.柯亨.自我所有、自由和平等[M].李朝晖,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8.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

        [5]郗戈.自由、平等与所有权:《资本论》与近代政治哲学传统[J].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5(2).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政工师评职投稿刊物:马克思主义研究(月刊)是全国唯一以研究马克思主义整体理论体系为宗旨的大型学术理论刊物。本刊面向现实、面向当代,刊登探讨深层次理论和实践问题的论文,提供丰富的国内外研究动态和信息,是一切从事教学、科研和宣传的理论工作者、大专院校师生、党政干部以及所有关心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和世界发展的人们的忠实朋友。

        

      天臣彩票注册|官网_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