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gsyyw"><code id="gsyyw"></code></nav>
  • <menu id="gsyyw"></menu>
  • <menu id="gsyyw"><tt id="gsyyw"></tt></menu>
    <xmp id="gsyyw">
    <menu id="gsyyw"></menu>
    推荐期刊
    在线客服

    咨询客服 咨询客服

    客服电话:400-7890626

    咨询邮箱:hz2326495849@163.com

    经济论文

    共享经济研究的三个方法论基础分析

    时间:2019年05月31日 所属分类:经济论文 点击次数:

    摘 要:当前我国共享经济研究滞后于共享经济实践。究其原因,方法论层面的缺陷首当其冲。在关于共享经济是什么的研究中,一些研究者仅仅停留在用已有的学说、概念、理论来考察和理解新生的共享经济,而忽视了以共享经济为方法的方法论基础;关于共享经济应该

      摘 要:当前我国共享经济研究滞后于共享经济实践。究其原因,方法论层面的缺陷首当其冲。在关于共享经济是什么的研究中,一些研究者仅仅停留在用已有的学说、概念、理论来考察和理解新生的共享经济,而忽视了“以共享经济为方法”的方法论基础;关于共享经济应该如何发展的研究中,一些研究者聚焦于对具有“共时性”的国内外共享经济实践进行简单的对比分析,而疏忽了“历史时间的立场和整体的立场”的方法论基础;在关于政府应该如何实施共享经济运行管理及规制的研究中,一些研究者没有深入到共享经济的社会实践之中,而是利用一些过去普遍适用的经验来简单“裁套” 共享经济,未能坚持“从内向外看和由下往上看”的方法论基础。

    共享经济研究

      关键词:共享经济;方法论;理论分析

      一、引言

      近年来,共享经济已经发展成为我国最为显著的社会现象之一。共享经济具有许多与以往经济形态全然不同的特征,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改变了我国传统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然而,与共享经济汹涌发展的社会实践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人们对于共享经济的社会认识大多数仍然停留在较为初级的认知层面。梳理已有研究发现,我国共享经济研究关注的共性问题可以归并为三个主题?。第一个是关于共享经济是什么的研究;第二是关于共享经济应该如何发展的研究;第三是关于政府应该如何实施共享经济运行管理及规制的研究。相对于国外共享经济研究文献呈现出来的急剧增长态势,我国共享经济研究的成果不突出且相对孤立。①关于共享经济的微观研究、个案研究还远远没有积累起足够丰富的实证资料,使得人们在认识我国当代共享经济问题时缺乏必需的原始素材和基本理解。究其原因,导致我国共享经济研究显著落后于共享经济实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方法论层面的缺陷是首当其冲的重要原因。

      在共享经济研究的第一个主题?,即关于共享经济是什么的研究中,研究者普遍忽视了已有学说、概念、理论先天内涵的不足,往往停留在用已有的学说、概念、理论来考察和理解新生的共享经济。然而,新生共享经济的蓬勃发展使得相关的社会事实系统已经和原有的学说、概念、理论系统相背离了,原有的学说、概念、理论仍然停留在原地,而社会实践却远远地跑在原有的学说、概念、理论的前面了。因此,关于共享经济是什么的研究,应该坚持“以共享经济为方法” 的方法论基础。

      何谓“以共享经济为方法”?本文第三部分将会对其详加阐述。在共享经济研究的第二个主题?,即关于共享经济应该如何发展的研究中,一些研究者没有站在我国社会转型的历史时间维度将共享经济的社会事实放在我国社会转型的整体背景下加以研究,而是试图简单地站在无差异的物理时间维度,脱离我国社会转型的整体背景,试图仅仅通过对国内外共享经济进行简单的对比研究,就获得我国共享经济应该如何发展的“应然判断”。毋庸置疑,这种“应然判断”由于缺乏我国社会转型的历史时间维度“基因”,故而注定是与我国当前鲜活的共享经济实践相脱节的。因此,关于共享经济应该如何发展的研究,应该坚持“历史时间的立场和整体的立场”的方法论基础。

      何谓“历史时间的立场和整体的立场”?本文第四部分将会对其详加阐述。在共享经济研究的第三个主题?,即关于政府应该如何实施共享经济运行管理及规制的研究中,一些研究者习惯于用已有的经验去直接“裁套”共享经济的社会实践,并以此为基础形成政府主导的一系列针对共享经济的自上而下贯穿的政策。毫无疑问,由于这些政策并非是从共享经济经验的内部出发来看待共享经济自身,故而注定会出现种种问题。因此,关于政府应该如何实施共享经济运行管理及规制的研究,应该坚持“从内向外看和由下往上看”的方法论基础。何谓“从内向外看和由下往上看”?本文第五部分将会对其详加阐述。

      二、“以共享经济为方法”的方法论基础

      显而易见,从事共享经济研究的专家,似乎首先就应该明白共享经济是什么?瓷先,这是一个最简单、最基础且又不言自明的道理,然而,事实上,目前从事共享经济研究的专家首先遇到的一个重大难题便是“共享经济”本身并不容易被定义。虽然共享经济本身并不容易被定义,但是开展共享经济研究又不得不首先要对共享经济这一概念的内涵和外延进行界定,只有这样才能为其所研究的共享经济圈定一个基本的“论域”。

      诚然,关于共享经济是什么的研究,或者说,要想厘定共享经济这一概念的内涵和外延,研究者显然离不开对原有学说、概念、理论、经验的利用。然而,如果研究者总体上仍然停留在直接用原有学说、概念、理论、经验来考察和理解共享经济,而忽视这些原有学说、概念、理论、经验所内含的先天不足,则必然会发生蓬勃发展的共享经济的社会事实系统和原有的学说、概念、理论、经验所构成的语言系统、理论系统相互背离的情况。也就是说,原有学说、概念、理论、经验仍然停留在原地,而共享经济鲜活的社会实践却远远地跑在了原有学说、概念、理论、经验的前面。

      首先,有些研究者仍然停留在直接用马克思、恩格斯经典理论中的概念来解读共享经济,他们将共享经济的基本特征总结为人人参与、广泛协作、资源共享,并认为这三个基本特征分别从不同角度运用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本原理,都可以从《资本论》中找到理论渊源。①具体来说,他们将“人人参与”、“广泛协作”、“资源共享”分别与《资本论》中的“自由人联合体”、“协作制度”、“共产主义的共享者联合制度”相互对应,直接利用《资本论》中与共享经济基本特征在字面上相似的原有概念来解释共享经济的基本特征,而忽略了《资本论》中的这些基本概念都是在社会形态层面考察和理解社会发展规律,而共享经济充其量仅仅是一种创新的商业模式,根本达不到社会形态的高度。

      其次,有些研究者仍然停留在直接用中央政策文件中的概念来解读共享经济,他们把共享经济的发展追溯到十八届五中全会,因为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了“十三五” 期间“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 发展理念。②诚然,2015 年以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公报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理念,并把共享发展作为中国社会建设的总体目标。但是,显而易见,上升到中国社会建设总体目标的“共享”是对邓小平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发展思路一脉相承的继续,它要表达的涵义是让我国所有人都能够获得改革开放的红利,而与共享经济这一概念中的“共享”除了字面相同之外,涵义几乎风马牛不相及。

      三、“历史时间的立场和整体的立场”的方法论基础

      共享经济是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发展的具有“共时性”的重要社会实践。共享经济不仅在中国,而且在欧美发达国家同样呈现出蓬勃发展之势。根据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资料, 2016 年,在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达 3.4 万亿元,涉及知识技能、房屋住宿、医疗分享、交通出行等多个产业领域,参与者达 6 亿人;在美国,五分之一的美国人从事与共享经济相关的工作,所以共享经济在美国认可度很高,美国也因此被称为共享经济商业形态的发源地;在英国,英国政府决心“把英国打造成共享经济的全球中心”,并从政策层面对共享经济的发展予以支持和鼓励。①显而易见,共享经济已经发展成为一种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的具有“共时性”特征的重要社会实践。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我国共享经济研究的第二个主题?,即关于共享经济应该如何发展的研究中,研究者自然会想到对国内外共享经济进行对比研究,据此获得我国共享经济应该如何发展的“应然判断”。

      就“历史时间的立场”而言,中国正处于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之中,城市化是中国现代化的重要特征。而在相同的物理时间里,欧美发达国家却早已走完了城市化进程,甚至出现了诸如逆城市化和后现代的特征。这种历史时间的不同,使得欧美发达国家更多地表现出由于资源过剩和闲置而引发的供给推动型共享经济,中国更多地表现出由于城市人口增加和社会消费总量激增而引发的需求拉动型共享经济。

      进一步而言,共享经济研究的“历史时间的立场”本质上就是“整体的立场”。无差异的、统一的物理时间之所以对于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呈现出不同历史时间的特征,原因就在于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处于不同发展阶段。因此,虽然在同一个物理时间,共享经济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都在蓬勃发展,但是,只有将共享经济的社会实践放在其所在国家、所在地区的整体社会经济背景下解读,才能得出共享经济在这个国家和地区应该如何发展的“应然判断”。这也正是本文提出来的“整体的立场”的方法论基础所要表达的整体的涵义。正如本文文献综述中提到过的,一些研究者通过对 2005 年至 2017 年 6 月 Web of Sience 刊物中 253 篇英文共享经济研究文献进行可视化分析,认为这种分析“厘清了国外共享经济研究所包含的‘一条主线和四个维度’的基本脉络。通过对国际研究节奏和力量的宏观把握,本文可为中国准确跟进共享经济国际研究前沿打下基础;对共享经济研究的四大热点问题和三大主流趋势的分析,则有望为中国研究者实现突破和创新提供有益参考”。所以,研究者应该将共享经济问题放在我国整个社会转型进程中来理解,理解共享经济的中国特征。只有站在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整体视角,乃至资本全球化的世界背景下,才能真正汲取可资借鉴的国内外领先城市共享经济发展的经验,也才能最终科学回答我国共享经济应该如何发展这个问题。综上所述可知,分析国内外领先城市共享经济发展经验、论证我国共享经济应该如何发展这一主题应该坚持两个立场,一是在时间上坚持“历史时间的立场”;二是在空间上坚持“整体的立场”。

      四、“从内向外看和由下往上看”的方法论基础

      对于任何一个创新发展领域来说,在其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都亟待政府来完善该领域的运行管理及规制建设,这一方面有利于政府针对该领域的创新发展给予规范和引导,另一方面有利于政府针对该领域的创新发展给予鼓励和支持。毋庸置疑,政策环境对于我国共享经济的发展起着重要的影响作用。正因如此,在我国共享经济研究中,一个重要的主题便是,政府应该如何引导和扶持共享经济发展,亦即政府应该为共享经济的发展提供一个什么样的政策环境。

      在关于政府应该如何实施共享经济运行管理及规制的研究中,一些研究者习惯于利用在其他领域积累起来的经验“由外向内”直接“裁套”共享经济的社会实践,并以此为基础形成政府主导的一系列针对共享经济的“自上而下”贯穿的政策。毫无疑问,由于这些政策并非是从共享经济经验的内部出发来看待共享经济自身,故而注定会出现种种问题。因此,关于政府应该如何实施共享经济运行管理及规制的研究,应该坚持“从内向外看和由下往上看”的方法论基础。强调研究者应该采用社会调查的方法,深入到共享经济鲜活的社会实践当中,通过共享经济社会实践的情况“由下往上看”政府应该采取促进和加快共享经济发展的实施路径。这也正是本文提出来的“从内向外看和由下往上看”的方法论基础所要表达的涵义。

      在关于政府应该如何实施共享经济运行管理及规制的研究中,一些研究者根本没有深入到共享经济的内部对他们所研究的共享经济发展模式的合理性、发展趋势等根本性的问题进行理解和把握,而只是停留在社会事实的表面,就诸如“共享单车随意停放应该怎么办”、“共享充电宝可能带来的个人信息盗取应该怎么办”、“如何确保共享私厨满足食品安全卫生条件”等目光所及的问题,仅仅停留在社会事实的表面向政府提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政策建议。①然而,诸如此类的许多政策建议往往刚刚研究提出,而诸如共享充电宝、共享私厨之类的商业模式却已经失败得烟消云散了。为什么会频频发生这种研究者提出的政策建议“扑空”的情况呢?究其原因,研究者根本没有深入到诸如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私厨等他们所研究的共享经济内部,没有坚持“由内向外看”的方法论基础,即没有真正理解和把握共享经济,便似是而非地提出政府应该如何引导和扶持共享经济发展的政策建议。再譬如,有些研究者在简单罗列和介绍了产品共享、空间共享、知识技能共享、劳务共享、金融共享、生产能力共享等六大类共享领域的 54 家标杆企业后,在没有对共享经济各具体领域分门别类进行详细分析研究的情况下,就不加区分地笼统提出了一些似乎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政策建议,诸如“加快确定各领域共享平台经营合法化”、“促进参与主体的多样化”、“加强共享平台的监管”等等。

      综上所述,研究者无论开展哪一个领域的科学研究,要想获得有价值的科学成果,必须坚持正确的方法论基础。我国共享经济的发展亟待理论界对其进行科学梳理、归纳总结。研究者只有坚持了“以共享经济为方法”、“历史时间的立场和整体的立场”、“从内向外看和由下往上看”等最为基础的方法论原则,才有可能在认识共享经济的本质、共享经济的发展方向、共享经济发展的政策环境等方面实现创新突破。

      原文作者包双叶,由于篇幅和美观原因,编辑对文章进行了部分删减和分段。

    天臣彩票注册|官网_首页